长沙民营企业迎来一批“少帅”掌门人

  根据全国工商联最近的一项调查,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国内很多二三十岁的人开始下海经商,到现在,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迈过六旬门槛,准备陆续交班给下一代。长沙市工商联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眼下,长沙的不少民营企业已经悄然进入掌门人的“交接班时间”。

  “少帅”来了,他们表现如何?“富二代”有多少能成功转身为“创二代”?连日来,记者发现这一拨“少帅”大多数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他们中有的是从法律手续上完成了“换帅”;有的是“老帅”仅仅保留董事长的职务,不再过问公司具体事务,公司日常事情均由“少帅”拍板;还有的是父母跟子女搭档分别担任董事长、总经理职务。

  1 向子女交班

  有心抑或无奈?

  “我问了女儿两个问题:你现在想不想接班?如果接班,你要把企业办成什么样?女儿思考了一年,答复我‘可以试试’。第二天我就向她交班了。”湖南省忘不了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罗美元说。

  罗美元是“忘不了”服饰品牌的创始人,1956年2月出生,自称“只读了4年小学”。她从一个做服装的小学徒起步,从零开始创办企业。经过20多年的艰苦打拼,如今“忘不了”已发展成为我国中部地区最具竞争力的强势服装品牌之一。正当事业如日中天之时,罗美元决定激流勇退,把企业交给下一代,自己仅保留董事长职务,不再过问公司具体事务。“要是有员工还找我汇报工作,我都是叫他们去找刘佳玟总经理。”

  湖南岳麓山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吴建平女士,一开始并未刻意去培养女儿做接班人。这位商海打拼多年的女企业家,曾经认为建筑行业是个以男性为主的行业,很累很辛苦,希望子女工作稳定、轻松一点,她建议女儿刘婧去考公务员。就接班的话题,吴建平曾经征询女儿的意见:“你要是不愿意回来做,我们把企业卖掉也可以。”

  跟罗美元、吴建平两位女企业家不同,侨资企业湖南湘绣城集团的掌门人曾应明对向女儿曾理“交班”是早有打算。因为只有一个孩子,曾应明便有意引导女儿从喜欢湘绣产品到热爱这项产业,进而投身这一事业。“湘绣更大的市场在国外,但我们这一代企业家普遍外语能力不行,必须让下一代早日接班,扛起传承、发展湘绣产业的大旗。”

  2 接父辈的“班”,凭什么?

  年纪轻轻的70后、8O后,因为爹妈是老板,就能够管理有几百上千号员工的一家公司,“富二代”们凭什么?

  生于1983年7月的刘佳玟,就像邻家的乖乖女。“妈妈只有我一个孩子,把我当作男孩子来养,从不娇生惯养,去外地读书也从来不送,每次都是我背起沉重的行李,推开她办公室门跟她打个招呼,她也只是叮嘱我注意安全,就‘狠心’不再理我了。”刘佳玟说。从加拿大留学归来后回到“忘不了”,她的第一个岗位是当一名踩缝纫机的车工,再做仓库管理员。后来,她去东华大学进修服装设计,创办公司上海研发中心,还去了广东一家知名的服饰企业打工,从导购员做到了单品设计师。

  “对我们来说,回国发展其实压力很大。别人会说,你的父辈没有读什么书却做成了这样大的企业,你是喝了洋墨水、有学问的读书人,应该比父辈干得更成功。”湖南金龙国际集团董事、总裁毛铁这样说明自己的顾虑。

  曾应明的女儿曾理长期在国外求学、工作,曾应明三次电催她回国。2010年曾应明去澳洲考察,再唤女儿回长沙发展。最终,曾理在父亲的召唤下回到长沙,投身弘扬湘绣文化、发展湘绣产业的事业。

  刘婧在上大学时就到母亲的公司里实习,经常旁听公司的大小会议,母亲的人生经历与成就对她影响很大,以至于她对经营企业的向往更甚于当一名公务员。2008年,刘婧从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即入职湖南岳麓山建设集团,开始从事项目合同关系的管理。现在,刘婧母女俩搭档管理湖南岳麓山建设集团,吴建平董事长管企业的战略定位、资金投向,刘婧总经理负责公司内部管理。凭借“国家一级建安企业”的资质优势和人才队伍优势,岳麓山建设集团业务蒸蒸日上,年创产值14亿元、税收超2000万元。

  而刘佳玟接任湖南省忘不了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职务后对妈妈说:“我要在员工面前证明自己不只是董事长的女儿。”刘佳玟的经营理念是稳健经营,不追求要把企业做到多大,而是要做成精致的企业,让员工有体面的劳动和满意的收入。

  3 上阵父子兵,老少观念“对对碰”?

  湖南湘绣城集团的掌门人曾应明“退位”了,他递给记者的名片上不见有公司的任何职务。“我告诉女儿:我做企业能做到今天这样子,就靠‘认真’这两个字。曾理比我更认真!”曾应明向记者这样介绍自己的接班人、湖南湘绣城集团董事长曾理。

  今年60岁的曾应明生于长沙的一个湘绣世家,18岁到长沙县湘绣厂做学徒,在这一行业摸爬滚打了几十年。1995年曾应明下海创业,他创办的湖南湘绣城集团已发展成拥有12家直属企业、64家配套企业的刺绣产业基地,年产值超过15亿元,每年为湖南出口创汇达5亿元。  

  曾理曾去澳大利亚留学,学习财务管理(本科)与法律(研究生)。2011年,曾理接任湖南金霞湘绣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发挥自己的优势抢占国外高端市场,很快将出口业务由“0”做到了100多万美元,2013年增加到1400多万美元。2013年5月,曾应明退休,曾理担任湖南湘绣城集团董事长。

  说起父女俩在管理上的差异,曾应明说:“差距不在经验,而在于理念。刚开始时是她服从我,因为我的声音比她高;现在是我听她的,就是有不同意见我一般也不吱声,回头细想,还是她的意见对的多、错的少。”今年春节,曾理逼老爸学电脑,学会玩视频通话、微信,把现代化通信手段应用到企业管理与产品销售中。

  2012年5月9日,罗美元正式交班。她认为,服饰业是一个时尚行业,市场变化迅速,稍有不慎就会面临危机。“我这个董事长不‘懂事’,过去自己搞管理是凭经验,拍脑袋,年轻一辈是用数据说话。在事业的高峰选择交班,是我做出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刘佳玟个性文静、谦逊低调。她告诉记者:“从小到大妈妈没有以权威压人,更没有以董事长、老板的身份压制我的意见。对我很重视,公司每有重大事情,她会问我‘你怎么看’,无论我说得多么幼稚可笑,妈妈总是耐心地听我把话说完,笑眯眯地鼓励我‘你说得真好’。这让我的自信也不断增强。”

  4 一批80后,正从“富二代”转变成“创二代”

  位于湖南省台商投资区(望城)的金龙国际集团,是中部地区最具竞争力、产品链最齐备的铜铝精深加工企业之一。面对记者的采访,董事长毛炯明对自己经营企业的成功一语带过,而对如何培养孩子成才、成功的话题充满激情:“有的朋友认为我办企业成功不算什么,最羡慕我的是把两个孩子培养成人、成才,更不容易!”

  作为父亲的毛炯明有资格自豪:儿子毛铁,留学加拿大获得硕士学位,现任金龙国际集团董事、总裁;女儿毛冰花,留学加拿大获博士学位,现任金龙国际集团董事、金龙电缆有限公司总经理。两人毕业后在加拿大创业,在国外买了别墅、名车,事业刚有起色时,毛炯明把他们先后喊了回来。

  回国后,毛铁、毛冰花姐弟低调做人、埋头做事,被公司员工称做“工作狂”。毛铁不打牌、不抽烟、不进夜总会,在公司推行国外先进的管理经验,使得企业全面升级,呈现出飞速发展态势,被媒体报道为“金龙速度”。毛冰花接任集团所属湖南金龙电缆有限公司总经理,表现得才华横溢,企业办得红红火火,曾荣获中国侨联设立的“中国新侨创新成果奖”,成为我国电缆行业唯一得此殊荣的代表。“他们姐弟二人只想创业、不图享受,就是‘创二代’。”毛炯明说。

  据记者了解,长沙知名民营企业中,还有湖南金井茶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周长树、总经理周宇父子等一批民营企业家,先后进入“交接班”时间。一批“80后”新生代企业家正在接受磨砺、积累经验,从“富二代”开始转身为“创二代”。

  长沙知名民企掌门人

  交接班不完全名单

  湖南省忘不了服饰有限公司

  董事长 罗美元   总经理 刘佳玟(女)

  湖南金龙国际集团

  董事长毛炯明   董事、总裁 毛铁  

  董事 毛冰花(女)

  湖南岳麓山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吴建平   总经理 刘婧(女)

  湖南湘绣城集团

  原总经理 曾应明  董事长 曾理(女)

  湖南金井茶业有限公司

  董事长周长树   总经理 周宇

  湖南省知音贸易有限公司

  董事长易敬平   总经理 易琰(女)

  湖南万家丽集团

  董事长 黄志明   总经理 黄晓丹

  长沙县明城国际大酒店

  董事长 吴开明   总经理 吴燕(女)

  专家评议

  交接班更应传承企业家精神

  “我市一批新生代企业家成长比较快,但客观地讲,他们中间真正能独当一面的‘80后’企业家还不算太多,还需历练。”长沙市政协副主席、市工商联主席彭继球这样认为。“目前,老一代创业者把企业给下一代接班人时,往往注重股权结构、政商资源等方面的交接,而容易忽视商业文明、企业家精神的传承。不少接班人虽然留学海外、学历层次高,但实践历练少,从‘富二代’蝶变为‘创二代’还有一段路要走。”彭继球对记者说。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湖南财政经济学院院长伍中信在北京接受本报特派记者采访时表示,民营企业如果在家族内部代际传承,从公司治理结构来看,往往一股独大,缺乏对外界的开放,造成对人才的吸引力不足,对外来拔尖人才不放心。新生代民营企业家应该进一步放宽股权,吸引人才加盟,通过股权多元化来稀释、弥补“富二代”能力不足的缺陷,促进企业健康、持续发展。这样,“富二代”将向“创二代”、“强二代”转型,中国的民营经济将更加健康、强大。。 

 

来源:长沙晚报   2016-11-28

 
 

 

 

商会概况新闻动态特别专栏光彩事业政情商讯会员组织为您服务返回首页

       Copyright ◎ 2007-2010 www.cssgsl.com 版权所有 长沙市工商联